霸州喊北漂“回家”,北漂卻心慌了…….

2020-05-12来源:汽车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观看网責任編輯:admin

家,一定是數以千萬計的北漂一族最向往的地方。

那裏承載著溫柔、包容以及幸福的味道。

只是,現實中這樣一個家顯得有些奢望,在北京很難實現,通常是那個遙遠的故鄉,或者只存在于夢裏。

北漂有多難,打拼的艱辛只有自己知道。

那顛破流離的租房搬家史,啃老買房蝸居的無奈……

同爲北漂的旭日陽剛用汪峰的《春天裏》唱哭了很多人,或許那種說不出的辛酸才會引發北漂們的強烈共鳴。

無根,是北漂的顯著特征。

 

 

歌手汪峰在一次訪談中谈起了北漂经历,“北京的殘酷,來自于她的強大,在她面前,其他事物都很渺小,發生什麽都不會很稀奇。你在這個城市遭遇到的所有的不幸,都不算什麽,所以在這個城市生活的人們,必須學會忍受,只能變得越來越強大。她強逼著你必須不擇手段地向上,所以在這個地方人性變得十分脆弱”。

北京“擠門縫”

霸州“敞開大門”

北漂一定懷揣著兩大夢想,一個是在北京買房,這是留在北京的安全感。第二個是落戶到北京,這是徹底紮根翻身的身份象征。

有人說,對于北漂而言,通常情況下,北京買房和北京落戶可謂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數據很冰冷,但很誠實。北京動辄幾百萬起價的房子,嚇壞了很多北漂。百度了一下“北漂買房有多難”找到相關結果約2,780,000個,是的一共278萬個。

再來看看,“落戶北京有多難”找到相關結果約11,500,000個,是的你沒有看錯是1150萬個。

北漂就像蝸牛一樣,艱難負重前行和打拼,就像汪峰說得那樣,“她強逼著你必須不擇手段地向上,所以在這個地方人性變得十分脆弱。”

落戶北京主要手段爲積分落戶,只是排在大門口的人越來越多,排著排著才發現,這道門不過是一道門縫。

按照北京市積分落戶管理辦法關于落戶規模統籌考慮城市承載能力和人口調控目標的要求,2019年積分落戶規模仍爲6000人。而申報積分落戶的106403名申請人。

也就是說有資格申請積分落戶的人數在10萬人左右,而龐大的北漂群體的數量至少在800萬以上,甚至可能超千萬。數據顯示,其中2018年底,北京市常住人口爲2154.2萬人,北京市戶籍人口爲1375.8萬。

積分落戶實則屬于高門檻,積分落戶人群呈現特點:一是在京穩定工作時間較長。二是年齡跨度比較大,中青年仍占主體,從30歲到58歲都有。

是的,沒錯你身邊的30歲到58歲的人群可能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擠破腦袋的排隊等著落戶。

當然,北京面臨的不僅僅是落戶難,更受到北京人口總量控制影響。2017年公布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2035年)》明確,北京城市人口規模2020年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數據顯示,截止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萬人,也就是不到150萬人就將突破上限,這對于北漂而言不算是個好消息。

逃離北京是北漂的一個選項,從數據上的確有這種現象,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萬人比上年末減少0.6萬人,2018年北京市常住人口爲2154.2萬人,比2017年減少16.5萬人,下降0.76%。

然而,總體來看,北漂數量依舊龐大,北京二個字對于北漂依舊是難以割舍。搜索“北漂爲什麽離不開北京”就找到相關結果約1,130,000個。

北京到底有什麽好的?爲什麽,北漂都不離開北京?

這句話困擾著太多的北漂,有無數個答案,只是真正選擇離開的很少。

既不用離開北京,又能有安家之所,看似很難實現,但如今終于多了一種選項。

落戶北京如同一道門縫,北京的好鄰居廊坊則敞開了落戶大門。

近日,廊坊市公安局發布關于《廊坊市人民政府關于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擬定稿)公開征求意見的通知。《意見》明確了首都周邊城鎮的落戶條件首都周邊城鎮以具有合法穩定住所和合法穩定職業且參加城鎮社會保險爲基本落戶條件,非首都周邊城鎮以合法穩定住所爲基本落戶條件。

從南三縣情況來看,門檻降低了很多,固安、永清是1年社保或納稅。

最最有誠意的則是霸州,幾乎于零門檻落戶,對于北漂而言絕對是難得的機會。

霸州市人民政府《關于全面放開落戶條件的試行辦法》顯示,具有合法穩定住所的人員,本人及其配偶、子女、夫妻雙方父母,可以辦理當地常住戶口。

合法穩定住所包括:公民實際居住的具有合法所有權、使用權的房屋,政府保障性公租房、單位公産房、個人私産房、租賃房屋。

人才落戶條件同樣充滿誠意,比如無需納稅或社保條件:在霸州市就業的全日制普通高校大專(含)以上學曆、畢業未滿3年的高校及職業院校畢業生、經組織或人社部門認定的優秀人才、留學歸國人員、持有人才綠卡人員、具有初級(含)以上專業技術職稱人員、高級工(國家職業資格三級)及以上職業資格的人員、技術工人、加入中國國籍的外國人才,憑相關學曆、人才綠卡、資格證書等,可以在就業或居住地城鎮區域內辦理霸州市常住戶口。

可以說,此舉是霸州敞開懷抱等待著北漂回家,而對于北漂而言,可以實現離塵不離城,延續了北漂延續追夢的可能。同時還可以緩解北京人口增長的壓力,可謂是三贏的局面。

明明是機會,北漂心慌什麽?

霸州零門檻放開落戶釋放誠意喊北漂回家,然而北漂的心裏卻發生了一系列微妙變化,可以總結爲一個詞:焦慮。

機會面前想贏怕輸,是最可怕的。或者說,口是心非,模棱兩可,都是容易患得患失。

這個擔心,是非常有必要的,霸州的擁有隨時起飛的實力。

其一,霸州很強大,古往今來,霸州都無法掩飾霸州的霸氣。

在古代,霸州地理位置顯赫。宋人稱:“此固三關之鎖鑰,實則冀中之機樞”,史有“帝阙下臨通萬國,行人至此望燕山”的記載。 

現如今,霸州可謂處于C位,官網上這樣描述:霸州位于京津雄中部核心區、北京天安門正南80公裏,西部緊鄰雄安,東部和天津武清、西青、靜海接壤。

一定不要小瞧了霸州,霸州市是廊坊市代管的縣級市,按照官方說法霸州是省轄縣級市。再來看看霸州的經濟有多強,河北統計局數據顯示,在環京環雄縣市中,霸州經濟總量、居民儲蓄存款余額均僅次于任丘、三河, 表明霸州整體經濟活躍,居民消費能力較突出,均賦予霸州城市發展較強的支撐條件。

其二,霸州獨一無二的溫泉資源。霸州占有豐富的溫泉地熱資源,是全國25个温泉城市之一, 全市已探明温泉地热面积500平方公里,热水储量220亿立方米。霸州温泉属于苏打型地热温泉,为碳酸氢钠泉。温泉水中含有对人体有益的丰富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可治疗关节炎、肩肘炎、神经性骨痛、 类风湿等多种疾病,能起到舒筋活络,强身健体,润肤养颜,抗衰老等保健作用,浸泡时间得宜还有显着减肥的功效。

其三、交通上四通八達,霸州處于京津雄要地,區域路網發達,“五縱四橫”規劃,霸州區位優勢進一步凸顯。四橫包括:112國道、津保高鐵、榮烏高速、津雄高速;五縱包括:大廣高速、新機場高速、106國道及京九高鐵、京雄城際。

而隨著大興機場的正式投入運營,給了霸州起飛的動力,霸州有望成就圍繞京津雄三角結構實現首都 “半小時通勤圈”的夢想。

可以說霸州展現出強大的經濟硬核、獨一無二的溫泉資源、四通八達的交通等多重利好正在影響和改變北漂置業心態。因爲霸州是一座讓北漂可以離城不離塵的絕佳選擇。不必割舍北京,又可以多一種選擇,擁有更多的夢想。

不要錯過“起飛”

霸州放開落戶,一定不是簡單的房地産搶人大戰,而是再下更大的一盤棋。

一部分北漂已經開始擔心霸州突然起飛,而自己卻還沒買上“機票”。

會帶來房價上漲嗎?在不上車,是不是就沒有機會了?

這需要數據來說話,但至少表明,千萬不要低估霸州的野心,霸州已經不甘于做後花園城市,而是想打造成爲京雄之間一座閃耀的世界級城市。

霸州經過限購洗禮以及2019年大興機場正式投入使用,霸州終于可以摘掉依托房子的帽子,不用戴著有色眼鏡看霸州了。

空港經濟的崛起,讓北漂看到了又一個現實。

空港經濟對于經濟的帶動顯而易見,一個客流量 10 万人次的普通临空经济区能直接带来就业岗位 1000 个,间接就业岗位是 2000 个,区域性就业岗位 1425 个。按照北京新机场 7200 万的客流量推断,北京新空港临空经济区将带动 14.4 万个区域性就业,10.26 万个区域岗位,对周边的就业和产业发展,带来一个巨大的带动效应。

夢想,正一步步照進現實。霸州的未來更是插上了夢想的翅膀。

在京津冀一體化與雄安新區的戰略發展引導下,霸州不斷完善科技創新體系,持續 优化创新创业环境,全面提升工业企業科技实力,开展“一企一策”重点培育,由“制造”迈向 “智造”,推动产业升级和集聚发展。

2019 年上半年,霸州新增科技型中小企業 46 家,申报省 级技术创新中心项目 4 项,市级研发中心 5 家。

當前,霸州緊緊抓住京津冀協同發展和建設雄安新區的重大戰略機遇,把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産業作爲轉方式、調結構的重要舉措,明確了打造電子信息、休閑食品、高端裝備、健康醫療器械四大先進制造業和溫泉頤養、商業服務兩大現代服務業的“4+2”产业体系的总体目标,深入开展招商引资攻坚行动,每年储备亿元以上项目不低于 60 个,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发展。

霸州更長遠的計劃是,打造世界創新智谷,不僅僅是在北京向南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更遠大的目標是成爲世界級城市。

在過往的故事裏,北漂中一定有人恨過霸州,也有人深情的看好霸州。愛與恨,融合在一起,那一定是對于霸州心中有愛,否則就算霸州門開的再大,也不會撼動北漂那顆堅硬的心。

重大曆史機遇前,霸州門戶大開,擾動無數北漂的心弦。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不知道,面對這樣一個美麗預期,北漂們的內心真實感受是什麽,還坐的住,睡得著嗎,被懸著的心,真的還能平靜的下來嗎?

聽,霸州,真的在喊你回家!

 

上一篇:霸州喊北漂“回家”,北漂卻心慌了…….

下一篇:沒有了